上了詐騙電話的當損失48萬元的楊叔將某運營商告上法庭——
  ■新快報記者 羅瓊
  昨天上午11時許,1小時40分鐘的庭審結束了,74歲的楊叔走出廣州天河區法院民事法庭,卻沒有松一口氣。
  楊叔的背包里,有幾張醫院開具的藥物清單。單據空白處,密密麻麻地寫上了不同的時間、電話號碼以及工號、人名等。作為一名高級工程師,楊叔大半輩子都在跟圖紙、數字打交道,單據上的清秀字跡,記錄了他被騙的經過。
  去年10月底,楊叔被一群自稱是上海市黃浦區公檢機構人員騙去48萬元——騙子的來電顯示號碼與查號臺提供的信息相一致,讓他的心理防線被攻破。
  被騙後,楊叔消沉了近半年——怕丟人,怕成為別人的談資。今年3月新快報關於全國人大代表陳偉才的一篇報道,促使他下決心舉起法律武器,為自己維權。
  他將維權的對象指向某運營商,理由是他與該運營商已簽訂服務協議,後者有義務為其提供準確、真實的來電顯示號碼。
  昨日開庭,涉事運營商的廣州分公司負責人到場應訴。全國人大代表、珠海格力電器副總裁陳偉才也前來旁聽。“據我所掌握的資料,這是全國第一起用戶因虛假來電顯示被騙、訴訟運營商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案件。”陳偉才說,他希望能有更多的受害者能夠像楊叔一樣,站出來維權。
  法院征求雙方是否同意調解,被告當場接受,楊叔並未表態。
  受騙經過
  根據庭審材料和楊叔的講述等,新快報記者還原了楊叔的被騙經過。

  ●未領取的掛號信
  2013年10月20日上午,一名自稱是天河郵政局的女子打電話告知楊叔,有一封未領的掛號信。不想去排隊領信的楊叔,讓女子代為拆信,並隨手拈來一張醫葯單準備記錄。
  “您有一張在上海違章的罰單,違章時間是2013年9月2日,車牌號是……罰單號……認定書編號……”女子說。
  楊叔納悶:“我當時都沒去上海,在上海也沒有車,怎麼可能有罰單呢?”
  女子徵得楊叔同意後,為他轉接罰單上預留的“上海市黃浦區公安分局”的電話進行核對。
  ●經過核實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了——“您好,我是上海市公安局黃浦分局的警官劉進成,我的工號是518937。”
  一番溝通後,“劉警官”為楊叔查詢了違章記錄,並表示是一場誤會。楊叔正要鬆口氣,“劉警官”卻嚴肅起來:“我查到你跟王國興貪腐販毒集團一案有關,這人貪了268萬元,他供述有68萬元轉進了你的賬戶。”
  楊叔緊張而又警覺:“我不相信。”
  “我們局的電話是021-63280123,你可致電查號臺進行查詢。”說完,“劉警官”就掛了電話。
  楊叔立馬撥打了查號臺進行查詢,發現號碼屬實。兩三分鐘後,“劉警官”又打來電話,來電顯示號碼與查號臺提供的信息完全一致。
  “我從這時候起開始相信他了。”楊叔說。
  ●連環攻破的防線
  “劉警官”告訴楊叔,這起案件事關重大,並把“經偵隊長”也請了過來。隨後,兩名“警官”建議楊叔做進一步核實,把電話轉接到了“上海市黃浦區檢察院”。一名叫薛天一的“檢察官”接了電話,並告知楊叔他的名字、手機號以及座機號。
  回過神來的楊叔一一記下,連忙掛了電話,又打去查號臺查詢號碼,發現號碼並無出入。
  過了一會兒,“檢察院”的電話又響起,來電顯示號碼與楊叔查詢得來的號碼相同,“我的心理防線就這樣被攻破了。”楊叔說。
  在接來下來的一周里,楊叔朝九晚九均接到來自“上海市黃浦區檢察院”打來的電話,督促其報備“每日行蹤”,而他的48萬元存款,也在這一周被他分多次轉入“檢察官”指定的賬戶中。
  庭審交鋒

  來電信息怎樣判斷才準確?
  原告:來電號碼與查號臺查詢一致
  被告:沒有義務保證號碼真實
  楊叔反覆提到,正是因為來電顯示的號碼與查號臺提供的號碼相一致,他才上了騙子的當。因此,在庭審現場,如何判斷來電信息的準確與否,成為原被告爭議的焦點。
  原告提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第五條規定,原告從1995年開始使用該運營商提供的來電顯示服務,每月按時交納服務費,應當享受後者提供的迅速、準確、安全的服務。
  被告辯稱,運營商為楊叔提供的所有來電顯示服務,均符合《網間主叫號碼的傳送規範》等標準,也符合雙方合同的約定,“並沒有義務也沒有能力去保證其原始號碼是真實的”。
  原告認為,楊叔作為消費者,沒有能力也沒有必要去追究原始號碼的真實性,電話屏幕顯示的連串數字,是用戶判斷來電號碼真實與否的決定性因素。
  被告則表示,判斷來電號碼的真實與否,不僅可以撥打查號臺,也可以致電當地公安機關,或者撥打運營商提供的服務熱線。
  原告強調,騙子已經通過境外改號軟件,將來電號碼進行更改,即便使用多個渠道核實,也不一定能得出真實信息。
  心路歷程

  “看到新快報的報道,我鼓起勇氣去維權”
  去年10月被騙,楊叔今年3月才報案。而令他做出訴訟決定的,是新快報一篇關於陳偉才呼籲攔截境外改號電話的報道。
  新快報:什麼時候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楊叔:應該是把48萬元都轉走後吧。那一周,我整個人都很緊張,總是想,我是70多歲的人了,我這一輩子沒犯什麼大錯,不要給人生留下污點。
  新快報:被騙之後有什麼行動?
  楊叔:報了警。活了70多年,現在才被騙,覺得很沮喪、很糾結、很丟臉。當時也不敢跟家裡人說,只跟兩個要好的同學和我姐姐說過,怕成為大家的談資。
  新快報:後來為什麼會提起訴訟?
  楊叔:今年全國“兩會”上,人大代表陳偉才在會上呼籲,要求各大運營商攔截境外網絡改號電話防範電信詐騙。我在新快報上看到了這篇報道,一字不落地讀了。想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我給陳偉才寫了封信。他給我打來電話,支持我去訴訟。
  新快報:對勝訴的把握大嗎?
  楊叔:不好說。拿不拿得到賠償是一回事,我現在站出來,是想喚醒廣大市民的維權意識,在接到類似電話的時候,要多思考,更希望運營商們能夠承擔起它們應有的社會責任。
  全國人大代表陳偉才:

  希望更多人站出來維權

  促使運營商從源頭攔截
  新快報訊 昨日,廣東省人大也組織了多名全國人大代表前來天河區法院旁聽此案的審理,其中包括全國人大代表、珠海格力電器副總裁陳偉才。
  2010年起,陳偉才在全國“兩會”上持續提出電信詐騙問題。陳偉才統計過,2013年全國共發生30多萬起電信詐騙案件,涉案金額高達100億元,其中90%都是通過境外網絡改號實施的。陳偉才認為,基於目前的技術,運營商已具備攔截境外網絡改號電話的能力。
  “楊叔被騙的經過,跟絕大部分電信詐騙案件的手法是一模一樣的。”陳偉才說,“據我所掌握的資料,這是全國第一起用戶因虛假來電顯示被騙、訴訟運營商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案件。”陳偉才表示非常關註案件的審理。
  最後,他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使運營商能夠從源頭上攔截境外改號電話,讓老百姓不再上當受騙”。
創作者介紹

不要驚動愛情

azwpvsxztafh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